公然侵占百姓土地财产,该去何处申冤

  我生在一个美丽的地方,陕南旬阳赤岩,哪里曾经没有高楼,青山绿水。是个没被污染的世外桃源。
  还记得三年前,国家农村城镇化开发的春风也终于到了我家,本来是件好事,可是对父母来说是噩梦的开始,代理开发人刘焕志连哄带骗找到了老母亲,说服她用自己的土地同意了支持城镇开发大业,同时在家门口炸山取石,盖政府大楼,即便不到五百米的山石爆炸把我们家可怜的老屋炸的东边裂缝西边口子,巧舌如簧的刘焕志又一次口头对母亲说,不要担心,我盖完了房子房子那么多,赔两套给你不就是了~~~,我已经无法分辨是该责备刘焕志的巧舌如簧还是母亲的善良天真,居然相信了开发商的话,城镇开发如愿改道了我们房子下边的马路和潺潺的小溪,变成了高楼堵在了老家的前面,而陕南又多雨,房前房后不时坍塌,更是有落石时不时席卷房顶或者大门后门,时不时被后山落石威胁的告危的老房子和马上居无定所的处境让老太太这才反应过来,原来被诓了,可这时,无论是代理开发商刘焕志说房屋有问题不归他管,老太太只好去不远的高楼大厦镇政府寻求公道,政府说不是他们开发的,让找开发商~~~这一循环往复就是两年。但是母亲一直都说:政府说会处理,我们等着就好。我们要相信政府~~~。
  2018年,奔波了两年的无助又好强的老母亲终于被心疾放倒了,我们回家探望才知道,此时多么希望自己有苏明玉的能力,可我终究只是懦弱无能的苏明成。悲剧终究是发生了,母亲趁我们不注意拿着农药去了乡镇府,如若不是别人发现的及时,母亲已经离我们而去了。我们赶到政府,希望能给母亲批个地基,能给母亲父亲一个安身之所,政府说会和刘焕志沟通,协调。
  如今又一年过去了,厕所也正式塌了,依旧等不到任何有实质意义的解决办法。如今站在烈日炎炎的阳光下,看着母亲发来的倒塌的厕所,被砸中的猪圈,我居然不知道如何去给父亲母亲一个安身之所,本想学习苏明玉,终究成了苏明成,只能享受庇佑,却不能为他们求得一丝公平公正,朗朗乾坤,终究给不了我们要的公平公正
  

公然侵占百姓土地财产,该去何处申冤


  这是被砸中的猪圈
  

公然侵占百姓土地财产,该去何处申冤


  这是房屋旁边被震松的崖壁
  

公然侵占百姓土地财产,该去何处申冤


  这是坍塌的厕所
  

公然侵占百姓土地财产,该去何处申冤


  这是屋前的坍塌
  

公然侵占百姓土地财产,该去何处申冤


  这是三百米左右的炸山取石点
  一个小镇上的代理开发人,如此有恃无恐,并频繁威胁责骂白发的父母,并数次口出狂言,你告到北京我都不怕,我有人。细思极恐,究竟哪里我能为白发的父母找到安身之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