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贡区民政欲非法获取个人所有信息 否则不给低保

章贡区民政欲非法获取个人所有信息 否则不给低保


  

章贡区民政欲非法获取个人所有信息 否则不给低保



  章贡区民政欲非法获取个人所有信息 否则不让享受低保
  我家仅剩一人享受低保,章贡区民政局等又以章贡区可以非法获取所有想获得社会救助的人,以及其家人的所有个人信息为由,欲取消我家唯一享受了低保人的低保。
  章贡区解放办事处,要求必须承诺让其和民政局等获取我家,以及我家其他人所有个人信息!而不是正正当当地获取收入、财产等经济信息。
  我家4口人中的3人被取消了低保(打赢官司后,章贡区民政局拒不执行法院判决),为了取消我家仅仅剩下的一人的低保,章贡区民政局等又以该区可以非法获取所有想获得社会救助的人的所有个人信息为由,欲获得我家,以及我家其他人的所有个人信息,否则就欲取消低保。
  章贡区民政局等拒不执行法院判决的情况:
  章贡区法院(2013)章行初字第27号行政判决书第二项判决:“责令被告章贡区民政局从2013年5月起向原告刘某某一家4人发放城市最低生活保证金”。
  因上述一审判决漏判了我家2010年1月至2013年4月少发的低保等,我上诉至赣州市中级法院,该院认为:原审判决上述第二项仅表述不当,内容实质总体是对的,所以应予以变更,从而得到该院的支持——
  (2013)赣中行终字第107号行政判决书——
  1、明确表述了:“被上诉人赣州市章贡区民政局辩称……低保……是以家庭为单位,不是以个人为单位的,刘某某母亲属于刘某某这个家庭……。本院认为……原审判决第二项表述不当,应予以变更……申请低保以家庭为单位……。本案中,对于刘某某户保障金额应由章贡区民政局依法予以核定”,
  2、第四条判决为:“变更赣州市章贡区人民法院(2013)章行初字第27号行政判决书第二项为:由被上诉人章贡区民政局在本判决生效后三十日内对上诉人刘某某户的保障金额依法重新作出具体行政行为。”
  即:重新算出2010年1月至2013年4月少发的“我户4口人的‘保障金额’”,从而发放少发的低保;以及重新算出2013年5月以后应给“我户4口人发放的‘保障金额’”,从而给我家取消低保的3人恢复发放低保。
  但章贡区民政局等违反常识,把法院的上述终审判决解释为:“(是否要)对刘某某户发放低保”重新作出具体行政行为,拒不执行上述法院的生效判决——且是认定 “刘某某户4口人,只有魏春香1人”,或拒不把刘某某母亲魏春香认定为刘某某户的人口地拒不执行判决。
  李燕
  2019年3月2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