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黑除恶需深挖彻查“保护

  导语:2018年12月28日上午8点30分,福建福州长乐区法院党组书记、院长连强亲自带队,40余名执行干警出动,对位于福建长乐区江田镇漳坂村被“黑恶势力”长期霸占的长乐市佳源纺织有限公司(下称:佳源公司)厂房实施强制清场。福州中院还派出十余名干警协同执行,确保此次执之有效,行之有果。本次行动,长乐法院还邀请部分媒体记者、人大代表、政协委员进行现场监督。这次长乐区法院强制执行力度之大在长乐历史上实属罕见,闻讯赶来的围观群众无不拍手称快,纷纷表示,支持党和政府“扫黑除恶”,还百姓安宁祥和的工作、生活环境。

  

扫黑除恶需深挖彻查“保护


  图为法院强制执行的现场

  

扫黑除恶需深挖彻查“保护


  图为收回后的佳源公司

  一、下套诈骗同窗,长期侵占他人厂房
  对于上述强制执行,佳源公司实际合法控制人林群百感交集,“感谢党和政府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让被非法侵占近4年之久的公司重新回到自己的手中,在与黑恶势力抗争的过程中,我始终相信党和政府会为我们做主,相信公道自在人心, 正义终将到来。”

  林群,福建省福州市长乐区人,长乐区第十六届人大代表,福州市第七届青年企业家协会副会长,现就读复旦大学高级工商管理硕士,他出身于普通农民家庭,无任何特殊背景,靠改革开放的好政策和自身的勤奋好学,从一名一线工人成长为一名拥有数家中小型实体经济的民营企业家。在艰难创业的过程中,他不忘党和政府的恩情,热心社会慈善公益,积极为2008年汶川地震抗震救灾捐款,资助复旦大学贫困学生完成学业,为家乡修路、修老人院、修祠堂奉献力量,在家乡老百姓以及朋友的心目中有着重亲情、重乡情、重情义的良好口碑。

  然而,2015年5月,林群却因一桩生意让他之前顺风顺水的经商之旅戛然而止了…
  这事情要从2014年9月份说起,林群有位高中同学名叫陈堃,也在长乐经商,当时以企业资金周转困难为由向林群借钱,因陈堃在同学之中与林群关系最好,所以林群非常信任他,第一次就借给他一千万元人民币,后来,陈堃又陆续向林群借钱,甚至还让林群公司为陈堃的公司担保银行贷款。

  2015年4月份,银行人员发现陈堃不接电话,就向林群了解情况,林群这才获悉陈堃不但拖欠银行利息,部分银行贷款逾期,同时还因民间借贷被数十人起诉到法院。

  原来,陈堃几年前就开始不专心经营企业,而挪用几亿的银行贷款和民间借款与社会闲杂人等合伙放高利贷谋取不法暴利,造成了资金链的断裂。

  获悉上述情况后,林群多次找陈堃协商解决方案。无奈之下,陈堃提出将自己名下的佳源公司卖给林群抵债。当时,佳源公司的银行及民间债务共计多达几千万元,但因陈堃已经破产,林群只得被迫接受陈堃的提议以减少损失。

  佳源公司于2015年5月4日经合法工商登记,变更至由林群指定的法人名下。
  然而,陈堃在与林群买卖佳源公司的前一个月左右,却给林群下了一个非常阴险卑鄙的“套”,即用自己亲戚的名字成立了一家福建春宇汽车有限公司(下称:春宇公司),并瞒着林群将佳源公司假租赁给春宇公司五年,并且付清了所有租金,这导致的结果是,虽然林群已是佳源公司的实际持有人,但是却连佳源公司的门都进不了,因为名义上,佳源公司已经被租赁给了春宇公司。

  万般无奈之下,林群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归还佳源公司。因佳源公司合法登记在林群指定的法人名下,佳源公司被陈堃非法侵占和诉讼期间,林群偿 还了佳源公司一千多万元的债务。在诉讼期间,因为遭遇陈堃团伙以及“保护伞”势力的层层多方阻挠,法律诉讼程序进展十分缓慢,直到2018年初才终审判决陈堃方败诉,判决陈堃方将霸占长达近4年之久的佳源公司归还林群,但陈堃拒不执行法院判决,由此才出现了文章开头的场景。

  据林群介绍,陈堃合同诈骗事实还包括,2016年5月4日,在佳源公司合法交易过去整整一年之后,陈堃向法院以“买卖显示公平”为由起诉他。在诉讼过程,陈堃变更了无数次的诉求,先是“价格显失公平”,再是买卖协议是“签白条套打”,再又是签字、手印不是陈堃本人的等等,法院方也都全部受理了陈堃提出的各种前后自相矛盾的变更诉求,但最终人民法院通过调查取证及西南政法司法鉴定中心出具的鉴定证实,终审驳回陈堃方的所有诉求。

  上述提及的陈堃所起诉的“价格显失公平”、“白条套打”等行为在法律上是明显的犯罪行为,“如果这些犯罪事实存在,陈堃理应当即报警,而他却在双方交易整整一年之后才向法院提起类似诉讼,充分揭露了陈堃为了长期侵占佳源公司颠倒黑白、不择手段的阴险用心。”林群表示。

  二、雇佣网络水军和不良记者撑腰壮胆

  2018年开始,中央开始“扫黑除恶”专项行动,陈堃自认为浑水摸鱼的机会来了,于是开始疯狂雇佣网络水军将林群“包装”成黑社会,还利用不良记者为他撑腰壮胆。

  2018年7月,福建省莆田市公安局城厢分局曾经侦破一起“刘鑫炜等人寻衅滋事案”,其中就牵涉陈堃团伙在网络媒体上散播林群涉黑的造谣信息,后经公安机关调查,还林群以清白,而陈堃花钱聘请的网络水军则被公安机关抓获。

  陈堃还利用某报社的杨姓记者撰文将自己塑造成受害者并抹黑林群。“先不说整篇文章充斥了无数的谎言和陈堃的一面之词,作为一名有良知有职业道德的记者,你至少在发表文章之前先采访我这个当事人一下也好啊!”林群气愤地表示。在林群出示的这篇报道中,该名记者以“多次致电林群联系采访事宜均未成功,给其发短信也未予回复”为由进行搪塞,但林群表示,他的电话号码一直未变,从未接到该名记者的采访电话或短信,希望对方能拿出通讯记录以正视听。而当林群投诉该报社并留下联系电话后,该名记者第一次打电话给林群之时,仅两秒就挂断了电话,林群发现是北京的号码后马上回拨,果然是那位记者打来的。“这些年真的是被坑怕了,如果不是我警觉回拨过去,估计真的要被留下我联系不上的把柄了。”林群苦笑道。林群表示,与这家媒体的的交涉正在进行中,不实报道已经严重侵害了他公司及个人的商誉和名誉,他不排除将真实情况反映给中国记协和中宣部的纪检部门,并保留通过法律维护自己正当权益。

  而在上述文章中出现的郑先生则表示,那位不良记者笔下表示“愿意公开站出来作证林群是黑社会”的吴先生其实是一名盗窃犯,暗中收了陈堃不少好处,相互勾结在一起。

  自从佳源公司被法院强制执行收回后,陈堃不但没有收敛,反而变本加厉负隅顽抗,除了法院强制执行当天指使他人打电话威胁林群父亲,还勾结共同侵占佳源公司的同谋,借助“保护伞”的势力,疯狂散布、举报林群是黑社会、银行骗贷、诈骗以及放高利贷,非法侵占佳源公司等信息,试图影响公安立案刑拘林群。

  “我现在基本每天都要去公安机关报道”,林群说,“整个人就要快被逼疯了!”

  目前,在没有任何事实依据,并且法院终审裁定林群获得胜诉的情况下,仅凭陈堃一方不实举报,林群屡被公安机关传唤配合调查,更为离谱的是陈堃说什么,公安就查林群什么。

  “之前陈堃一直矢口否认他侵占的厂房是佳源公司的,而是狡辩厂房是他原先名下的福建常春专用车制造有限公司的,等我收回佳源公司后,他又开始到处散布我非法侵占他的佳源公司。”林群表示颠倒黑白是陈堃的惯用伎俩。

  三、诈骗巨额贷款导致银行重大亏损

  2015年,陈堃曾因为所涉嫌的银行贷款诈骗的金额太过于巨大,被长乐市公安局刑事拘留。该案涉及金额多达2亿多元人民币,牵连其中的银行金融机构几乎囊括了中行、工行、农行、招行、民生、兴业、海峡、信用社等主要银行金融机构。陈堃在公安调查笔录中供认,该团伙与银行有关人员相互勾结,编造虚假的财务报表、虚假的采购合同,使用虚假的证明文件,利用福建常春专用车制造有限公司等有关公司的名义骗取银行贷款,骗取银行贷款之后,陈堃将银行贷款挥霍或者发放高利贷牟利,并未用于合法的贷款用途,由此造成多家银行无法收回贷款和利息等重大经济损失。陈堃在刑拘期间招供有银行行长接受了他的巨额贿赂,其中招商银行长乐区支行某行长因此锒铛入狱!

  按常理说,陈堃的行为明显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的规定,构成贷款诈骗罪,而且诈骗金额特别巨大,依法应以贷款诈骗罪收押并追究其刑事责任,但不知何种原因,陈堃出人意料地被无罪释放了!有律师当时曾指出,罪嫌疑人的贷款诈骗行为,数额特别巨大,法定刑在十年以上,依法应予以逮捕,并追究其刑事责任。

  四、涉嫌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

  目前,陈堃是福建常春专用车制造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福建捷通商贸有限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和总经理。通过天眼查等企业信用系统可发现,福建常春专用车制造有限公司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的执行案号的就多达十几起,其中包括有长乐市人民法院(2017)闽0182执1061号强制执行案,被执行金额1012万8241.75元及利息;福州市马尾区人民法院(2017)闽0105执630号强制执行案,被执行金额1900万元及利息;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5)榕执字第1485号强制执行案以及长乐市人民法院(2018)闽0182执1041号强制执行案等等。

  众多债权人在查找陈堃的财产线索过程中发现,陈堃实际控制、经营的常春公司在涉诉后及被法院强制执行过程中,在正常生产经营且有能力执行判决的情况下,为逃避债务、抗拒执行,采取借用他人名义成立福建捷通商贸有限公司(下称捷通公司),并由捷通公司替代常春公司出售常春公司生产的车厢等产品,同时使用个人账户、捷通公司的账户收取出售所得等手段,隐匿、转移常春公司收入,逃避法院对常春公司的强制行执行。

  相关律师认为,常春公司及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陈堃,伙同捷通公司实施的上述行为,已触犯《刑法》第三百一十三条“对人民法院的判决、裁定有能力执行而拒不执行”的规定,构成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

  调查发现,陈堃除了骗银行2个多亿的贷款不还外,还骗了乡亲1个多亿的血汗钱不还,是典型的“老赖”失信黑名单,其中的民间债务多是陈堃团伙以高利贷为诱饵,通过威胁利诱等手段,从乡亲手中骗取来的,再通过转移资产,拒不执行法院判决等手段,将乡亲的血汗钱侵吞己有,在“保护伞”的庇护下,纵然申请执行人到处状告,陈堃却依旧开着名车配着司机,用着名牌,住着豪宅,无人敢惹。

  曾经有一位叫何姓债权人拿着法院的执行判决书到陈堃家中讨债,却被陈堃纠集一伙打得头破血流,陈堃还嚣张地当场破口大骂,“连法院都不敢来执行,你还敢来,找打啊!”另一位被陈堃害得倾家荡产的债权人蒋某之前也曾找陈堃理论,被陈堃破口大骂“要债你去找法院,别来找我们!”,还差点被陈堃雇佣的打手打伤。

  “可我找了法院多次了,法院就是推诿不将陈堃涉嫌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的案子发往公安机关侦办,我是欲哭无泪啊!”蒋某表示。

  五、为陈堃“遮风挡雨”的“保护伞”

  佳源公司被收回后,在一间堆满了陈堃用来到处寄信诬告林群的黑材料的房间中,林群竟然发现了陈堃在刑拘期间以及他身边的人在公安机关里所做的全部笔录文件,甚至还发现了林群和林群朋友因遭陈堃诬告为“黑社会”而配合公安机关所做的调查笔录文件,“这原本是公安机关的内部机密文件,一旦落入犯罪嫌疑人之手,就将利用来串供和诬陷我,由此陈堃的‘保护伞’之强悍可见一斑。”回想当时看到这些材料时震惊之情,林群仍心有余悸。

  此外,陈堃还经常唆使社会“黑恶”人员在现在的佳源公司门口闹事,林群报案公安机关也不管,造成公司员工不敢来上班,客户不敢来洽谈,陷入倒闭困境。

  林群说,自己是合法经营的民营企业家和守法公民,工厂被陈堃非法侵占了近4年,法院也全部终审判决,但陈堃依旧可以通过“保护伞”势力,让他现在天天被公安传唤调查,连他的亲人、朋友、客户、银行及相关部门人员等等也都被公安传唤调查,苦不堪言。而事实上陈堃才是地方恶霸,黑社会,放高利贷,骗取银行贷款,骗取民间老百姓的血汗钱,拒不执行,却能逍遥法外,无法无天。上述这些完全明显违法乱纪、颠倒是非的现象能长期存在于陈堃身上,只能说明陈堃背后编织的“保护伞”在为他“遮风挡雨”!

  从2015年诉讼至今,经历了近四年与陈堃及“保护伞”艰苦卓绝的抗争,林群和公司几乎遭受灭顶之灾,濒临企业破产和家破人亡的边缘,本以为公司强制执行回来之后可以回归正轨,踏踏实实依靠自己努力重新打拼创业,但他的美好愿望在陈堃黑社会团伙和“保护伞”的双重打击下变得困难重重。
  “作为一名有正义感的长乐人,我希望和每位深受陈堃团伙其害的乡亲团结在起来,勇敢地站出来,为了家乡的长治久安,为了家乡的繁荣发展,积极行动起来,检举揭发陈堃黑恶势力和‘保护伞’的违法犯罪线索,同心协力铲除这一祸害一方安宁祥和的毒瘤。”林群最后表示。

  编者按,暴力性、敛财性和腐蚀性是黑社会性质犯罪三大行为特征,它们共同维系黑社会的生存。陈堃黑社会团伙在当地称王称霸,破坏一方社会经济秩序,肯定有“保护伞”的庇护!这就是为什么在开展“扫黑除恶”的当下,陈堃团伙在当地还如此嚣张跋扈、为所欲为的深层原因。我们认为,打蛇打七寸,只有深挖彻查黑恶势力的“保护伞”,才是从根本上治理黑恶势力犯罪的长久之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