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谁造成最高法的举报中心形成虚设?(转载)

  用亲身向最高法举报中心举报的两个实例来证明最高法举报中心形成虚设:
  第一件、2018年7月16日早在沈阳市新民法院大门外停车场法院出来的6个“哑”人抢、砸立在我身旁的感谢信告示牌,争抢中他们将我致伤。我报警后公安介入,法院赔偿了我财物损失100 元,当公安要求他们赔偿我医疗费后,他们向公安部门出示了情况说明,说明他们是执行公务。公安不能管了,让我自己找法院。我书面报法院相关部门可几个月没有回复。我不相信新民法院在中国可以为所欲为无人管,我在网上看到最高法的举报中心的网页,按照他们提供的相关文件【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2016)】和【最高法人民法院工作人员处分条例的通知(法发2009)61号】对照,法院打、砸、抢人员和包庇的领导完全适应两处分条例的第61、108、68、69条。他们应受到严厉的处分。可我举报后等到的答复是;不在他们受理范围。那么新民法院的打、砸、抢谁来管?
  第二件、我的交通赔偿案件判决进行到执行阶段,可当时法院的执行局的执行人员对被执行人不采取任何措施,电话不接,人也见不到,向相关领导、向沈阳执行局设在信访局的窗口申诉也不见效。我也向最高法举报中心进行举报。新民法院执行局人员玩忽职守、不听从领导安排的行为完全应按处分条例处分。可举报中心的答复还是不在受理范围。
  让人不能理解的是:举报中心没有明确的受理范围,我们不知道最高法是怎样规定的受理范围的。非常明确的违法违纪行为,为什么设在基层法院的举报受理人员不受理,是哪里的人员包庇当地法院违法违纪人员吗?那么【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和【最高法人民法院工作人员处分条例】由那个部门执行?这些包庇法院违法违纪人员谁管?
  崔永元说‘’最高法有贼“”我们说不但有贼而且有法不依,走形式、没有量化法律条文,严重影响了中国安定和谐和国际形象。在下一篇再谈最高法有法不依的实例。希望人们关心司法,不要等有官事了在关心,(不瘫事、不实践是难以读懂、明白现在法律的缺失)那样就受害了。共同努力完善中国的法制环境吧。为子孙后代造福!